一肖中特永久免费公开资料
當前位置: 承德大德網首頁 > 區塊鏈 > 正文

區塊鏈應用的關鍵:如何利用分布式商業、去搶占用戶的時間表?

區塊鏈應用的關鍵:如何利用分布式商業、去搶占用戶的時間表?

在上一篇文章《新浪“綠洲”的思考:加密貨幣行業發展關鍵在于背后依托的商業生態》中,筆者曾經提到過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加密貨幣行業目前存在著一個致命的問題:那就是很多從業者的視野不夠開闊,很容易只關注加

在上一篇文章《新浪“綠洲”的思考:加密貨幣行業發展關鍵在于背后依托的商業生態》中,筆者曾經提到過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加密貨幣行業目前存在著一個致命的問題:那就是很多從業者的視野不夠開闊,很容易只關注加密貨幣與區塊鏈技術本身,而對其他分布式商業細分領域的發展缺乏理解,這樣一來,盡管他們口口聲聲說著要讓區塊鏈賦能實體產業,但卻怎么也找不到加密貨幣的落地場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各種代幣在“模式”與“詐騙”中來回空轉。

區塊鏈應用的關鍵:如何利用分布式商業、去搶占用戶的時間表?

嚴格來說,數字貨幣行業對于現實商業生態的淡漠并不是單方面的,實體經濟產業、哪怕是年輕人扎堆的新興分布式商業,對于加密貨幣行業的了解也并不深刻。從以往的經驗來看,這種情況還真不是特例,干金融的和干實體的向來就是處于一種“相互看不上,但又必須相互依存”的狀態——雖然前者嫌后者不知變通,后者先前者不懂行業,但如果沒有“干實體”的,金融行業馬上變成空架子,手里的鈔票分分鐘淪為廢紙。沒有“干金融”的,“干實體”的立馬回歸到原始時代,工作積極性大受影響。也就是說,從理論上講,數字貨幣(干金融的)和分布式商業(干實體的)實際上是不可或缺的一個組合。

但在這里,我們要注意一點:現在的加密貨幣行業面臨的一個困境是:雖然分布式商業高度依賴可以快速流轉的電子形態貨幣,但這個貨幣不一定要基于區塊鏈,尤其是目前的這些“底層公鏈”,目前市場上接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功能的應用并不少,很多活的也好好的。也就是說,分布式商業在接入傳統支付體系的情況下,可以不去了解加密貨幣,但反過來卻不行,加密貨幣行業一定要研究并且搞懂分布式商業,因為這是一個直接關系到行業未來能否繼續生存的問題。

一、超高獲客成本:娛樂類的分布式商業領域里難有區塊鏈的未來

具體來看分布式商業。

關于這個概念的含義,在之前的文章中,筆者曾經有所提及:其所指的是在數字技術驅動之下,經濟社會的各項權力實現了大幅的下放,從原有的大中型企業被下放到中小企業,甚至是個人的手中。近些年來人們見到的很多大熱的科創產品,比如說微商、自媒體、小視頻,甚至是手游在內,都可以算作是分布式商業的產物(當然,就如同金融行業屬于宏觀經濟中比較特殊的一個分支一樣,加密貨幣實際上也屬于分布式商業中比較特殊的一個分支),由于參與者眾多,沒有中心化商業中的歷史遺留包袱,因此,分布式商業可以說是加密貨幣最容易打造出繁榮生態的落地場景,沒有之一。

然而,如果你天真的認為,加密貨幣隨便地跟手游、自媒體、視頻直播這些分布式商業的細分領域簡單地“+”一下,就形成了強強聯合,從此自己便踩上了時代的大風口,那可就大錯特錯了。雖然說加密貨幣的下一個風口肯定是在分布式商業領域,但像上面所提到的、包括自媒體,小視頻,手游在內的新商業幾乎都面臨著一個問題:這些領域雖然相對傳統行業來說比較“新穎”,但其發展也已經經歷了一段時間,流量格局已經被固化在巨頭手中,后入局者獲取用戶的成本越來越高。那你如果想要獲得流量怎么辦?只有選擇去跟巨頭合作。然而問題在于,現在的互聯網巨頭們對于跟新生加密貨幣公司的合作意向不是特別高,具體原因包括:幣圈企業很多名聲不佳、加密貨幣的合規性問題、以及與外界合作的成本高于自己開發代幣的成本等。

從這點來看,對于加密貨幣行業來說,現在草根創業企業能想到的、所有能夠切入分布式商業的入口都已經被封死了,而這樣一來,加密貨幣就始終缺乏一個范圍廣、頻率高、可持續強的生態系統作為流通通道,而沒有需求和流通,那請問你的價值何在?沒有價值,就談不上價值投資,更不要去想象什么“大牛市”了。

那怎么辦?加密貨幣還能找到一個適合其發展的分布式商業系統嗎?甚至往大一點說,這個行業還有未來嗎?目前來看,希望尚存,但是一定要找準切入方向:既然現有的分布式商業應用都無法成為加密貨幣的入口,那人們就只能去尋找那些新生的、潛在的爆款應用。畢竟,只有在一個行業成為先行者的時候,你才能以相對低的成本去獲取用戶數量。

但是,獲客成本低的新興領域究竟在哪?這個問題其實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所謂的簡單,指的是大致思路很簡單,甚至可以用一言而概之,而所謂的難,主要指的是落實這個思路的難度有一點大,需要大量的調查、研究與分析工作。由于篇幅有限,在今天的文章中,筆者只向大家介紹加密貨幣行業尋找低獲客成本領域的思路,至于具體的細節,將會在未來的系列文章中持續介紹到。

首先要弄清一點,所謂的獲取用戶,它究竟指的是獲取用戶的什么東西?在前兩年的時候,人們都習慣用“流量”這個高大上的詞語來代指用戶的數量,而“流量思維”,也被簡單粗暴地形容為獲取用戶的數量,別的不說,在今天這篇文章里,筆者因為習慣原因,已經說了好幾次這種不太正規的詞語了。然而稍加思索,你就會發現:獲取用戶數量,實際上并不能完全的覆蓋“獲客”一詞的真正精髓,舉個例子,A應用每天有11000人登陸,每次只在線5分鐘,B應用每天有10000人登陸,但人均在線時間卻達到了一小時。那你說誰的生態更繁榮?對于想要投放廣告的人來說,他更可能把錢砸在A應用上還是B應用上?答案一目了然。

所以,最近幾年,人們都不怎么說“流量思維”了,轉而換了一個新詞“注意力經濟”,實際上就是在用戶數量之外,又加上了人均在線時間這個維度。問題是,注意力這個概念實在是太抽象了,一般人雖然大致了解注意力是個什么東西,但對于決定這一資源大小的因素卻不是那么了解(這其實就是屬于筆者曾經所提到過的、互聯網行業“造新詞”的典型案例)。事實上,加密貨幣行業所要獲取的用戶“注意力資源”,其實就是用戶的時間資源,其公式大概是“在線人數數量×平均在線時間”。那么接下來的關鍵就在于,你需要判斷出在未來的幾年之內,上網群體們的時間資源會向哪個領域傾斜、或者具體點說,他們的時間表結構會有怎樣的變化,會在什么樣的應用上花費更多的時間?這個問題想明白了,加密貨幣行業距離抓住下一個風口,其實也就不遠了。

二、時間表占比觸底反彈,非娛樂類應用或成加密貨幣生態入口

那么,要如何摸清人們時間表未來的變化呢?這個問題的分析方法有很多,在筆者的思維框架中,關鍵因素有兩點,一是預測人們未來的主觀意向和需求,二是判斷將來的客觀條件能不能支撐起這些意向。

具體看人們的主觀意向變化,在一些數字經濟的研究者看來,在這個“娛樂至死”的年代,未來人們的需求一定是會向著越來越娛樂化的方向發展,包括小視頻,八卦新聞,電子游戲在內的娛樂產業也將繼續會是黃金產業,這也是為什么很多加密貨幣從業者非要把自己的代幣往這些行業上靠的原因。從各種鏈游、到區塊鏈社交,都是這種想法的體現,然而在筆者看來,這種思路可能并不準確。如果您對群體心理學有所了解的話就會發現,群體的心理變化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趨勢:那就是反復性。

相信很多朋友都有這樣的感受:一個人的心理狀態經常是不穩定的,有的時候處于亢奮狀態,而有的時候又會處于低潮狀態。有的時候對這種事物感興趣,有的時候又會對那種事物感興趣。有趣的是,由許多人組成的社會群體也是這樣的,或者準確點說,社會群體的心理特征,實際上非常貼近于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可見到的、那種朝三暮四的普通人的心理狀態,比如說在生活狀態上的“燃文化-喪文化-燃文化……”、流行文化上的“懷舊潮- 追新潮-懷舊潮……”、人生態度上的“人間值得-人間不值得-人間值得……”可以說,只要是受主觀情緒影響較大的事物,其發展都會呈現出一種波動的狀態。讓很多人深感困惑。然而,用戶群體的這種特點雖然反復,卻并不是特別無常。只要了解這個主觀的特點,并結合當時的實際情況(比如政策環境、基礎設施、消費能力等),總體來說還是有章可循的。


推薦閱讀:葉紫

[責任編輯:無]
一肖中特永久免费公开资料 成都麻将换三张规则 奥迅足球比分网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查 世界杯比分预测 浙江十一选五 七星彩开奖号码 3g体育比分直播中心 7星彩 福彩3d定胆杀号360 北单比分投注奖金怎么计算 真人打麻将赢红包提现 浙江20选5开奖 山君配资 哪个麻将可以赢红包 辽宁11选5 竞技国标麻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