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中特永久免费公开资料
當前位置: 承德大德網首頁 > 教育 > 正文

被各類指標“俘虜”,高校教師想“提前退休”

被各類指標“俘虜”,高校教師想“提前退休”

教師們并不是反對評估本身,而是反對程序性的問題,以及政策過分頻繁變動后難以快速適應的無助感。■記者 溫才妃如今,不少評估政策只問結果,不問過程。拿出的成績單固然漂亮,但需要思考這是拿什么換來的、付出的

教師們并不是反對評估本身,而是反對程序性的問題,以及政策過分頻繁變動后難以快速適應的無助感。

■記者 溫才妃

如今,不少評估政策只問結果,不問過程。

被各類指標“俘虜”,高校教師想“提前退休”

拿出的成績單固然漂亮,但需要思考這是拿什么換來的、付出的代價是什么、未來的可持續性如何。從長遠來看,現代大學制度的建立,不能只是簡單“以結果論英雄”。真正的一流,重在管理、制度本身,學校要形成尊重一線教師的氛圍,讓他們心里踏實、有成就感。

“什么?畢業設計要求真實生產任務,否則無法通過教學工作量的考核要求?”

新工科2.0要求以真實生產任務的畢業設計代替畢業論文,急得一名沒有橫向課題任務的東部某高校老教師欲哭無淚,甚至放言“提前退休”。

他的擔心并非沒有來由。從去年到今年,這所高校的專業從70多個砍到50個,各類指標增加了35%。去年因沒有完成考核要求,被降級處理的教師就有8人。其力度之大,讓教師們談之色變。

“雙一流”重視科研,本科評估強調就業率。看似都很有道理,但卻忽略了指標內部的矛盾。沖擊“雙一流”,教師把主要精力放在科研上,就業、實踐就弱化了。“但本科專業調整又看重就業率,稍不留神搞得兩頭都不占。”該老教師說。

身處矛盾中進退兩難,有些人便萌生“退意”。實際上,近年來,該校提前退休的比例也越來越大,延遲退休的比例反而逐年縮小。

近年來,類似全國高校新增、調整及撤銷若干個專業、若干所大學本科專業動態調整撤銷若干個專業這樣的新聞屢見不鮮,但很少有人關注新聞之外,因評估、考核指標而身心交瘁的教師們。

指揮棒

如果簡單地理解老教師的經歷,似乎可以把上述專業調整解讀為“淘汰落后產能”。但究竟是教師無能,還是制度不合理,并不能簡單下結論。

被各類指標“俘虜”,高校教師想“提前退休”

和很多高校一樣,為了沖擊“雙一流”指標,老教師所在的東部某高校經歷了一段迅猛的“進人”時期。老教師的同事、該校教授張思告訴《中國科學報》,這一時期看重科研,引進的人能寫一手漂亮的論文,但對生產實踐卻知之甚少,“農林專業的老師,甚至連植物都認不全”,更有甚者,引進外籍教師,中文、英文授課皆困難,只能單純搞科研。

隨后,結合教育主管部門的學科評估、專業認證,該校迎來了劇烈的專業調整時期。專業調整以就業率為指揮棒,由70多個專業砍到50個。其中,雖不乏一些合理的調整,如裁撤因領導而設的專業、就業率過低的專業,但迅速進人的場景還歷歷在目,一些被裁撤專業的教師便陷入無生可教、無課可上的困境。

近年來,風向又轉向了教學。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在多個場合說:“不重視本科教學的校長是不合格的校長。”

隨著“雙一流”、本科評估增加了教學權重,張思所在的高校領導對已是或有望沖擊“雙一流”的學科下了死命令。對省級、國家級科研課題的數量、國家級虛擬仿真實驗室的數量、國家教學成果獎等指標賦予了很高權重,“如果都為零,考核中一票否決”。

于是,專業認證、新工(農)科建設、在線課程、虛擬仿真實驗室、金課建設……各種各樣的教改如雪片一樣,落在了教師頭上。

張思所在的高校便出現這樣一個趨勢:“科研、就業均不行的專業,最先遭淘汰。科研差、就業好的專業,或科研好、就業差的專業,次之;科研、就業均不錯的專業,是最安全的”。

“換言之,在‘雙一流’、各類評估中能夠為高校帶來效益的專業、教師,在調整中最高枕無憂。”張思說。

專業大洗牌的背后,是強勁的資源驅動——躋身省前100名的學科,省里給予1億元經費支持;“雙一流”學科,省里、國家分別給予3000萬元支持;學校的自主經費40%來自于各類頭銜——這樣的選擇邏輯似乎“無可厚非”。

但“無可厚非”也帶來層層相逼的馬太效應——學校逼學院、學院逼導師、導師逼學生,給高校自身的安定帶來重重隱患。

各種壓力的承擔者

在暴風驟雨式的各類評估中,教師是各種壓力的承擔者。

江蘇省某高校教師汪林今年帶了4名博士生,學校的規定,一名博士的績效要求是150個點。“這是一個什么概念?發一篇3區的SCI才能達到,4年要求完成600個點,相當于4篇三區SCI。”

被各類指標“俘虜”,高校教師想“提前退休”

而這項規定的出臺,學校并沒有和一線教師協商,不管是否能夠完成,也不管學生是剛入學,還是臨近畢業。蠻干如斯,以至于國外的每個SCI期刊,都被中國相關專業的學生研究遍了,談及雜志的周期、特點、發稿難易程度,學生可以娓娓道來。

“若學生完不成績效要求,導師不讓他畢業,出了事到底怨誰?真有一天,學校有一兩起猝死、自殺事件就完了。”汪林自言,難以完成任務。

教學上也是“壓力山大”,“從前科研不夠、教學來湊,如今教學要求也水漲船高。跟不上形勢,很快教學也要不達標了。”汪林感嘆道。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教學指標出臺,譬如國家教學成果獎、在線課程、金課建設等,成為衡量教師教學水平的重要指標。指標可以造,在這個快節奏的社會里,不惜一切代價砸錢辦事,成為不少學校通行的做法。

拍攝一個虛擬課程需要投資70萬元,汪林和不少同事感慨道,“連個小成本的電影都能拍出來了”。專業課程64學時,拍攝64個視頻,持續時間1年,但是由于財務上的管制,盡管花費了大量精力、時間,教師卻不能從70萬元中取得任何報酬,校方通常還會冠以“為你著想”的說法,讓教師覺得理所應當。

因就業率取消專業被牽連的教師,更是有苦難言。張思眼見,一夕之間,教師上了一二十年的課程突然被取消,或者調整到其他學科了。“雖說真正的淘汰要經歷一年考察期‘暫緩’,最后從教師崗位退出的人并不多,但對于那些無課可上、無生可教、科研任務不飽滿、轉崗困難的教師,矛盾已經越來越激化了。”


推薦閱讀:葉紫

[責任編輯:無]
一肖中特永久免费公开资料 广东36选7开奖 世界杯比分查询 竞彩足球比分 结果 开奖 福建36选7 湖南益阳麻将怎么打 北单比分直播体育有料 安徽闲来麻将官方网站 舍伍德的罗宾 单机麻将免费游戏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 滚球比分推荐 千禧3d试机号 融金汇银配资 3d今天开机号和试 主升浪配资